事件

  美元计价下,12 月出口同比增长7.6%,进口同比增长16.3%,12 月贸易顺差468 亿美元,高于市场预期456 亿美元和11 月376 亿美元,但同比大幅低于18 年12 月。

  评论

  12 月进出口大幅高于市场预期,出口同比7.6%,进口同比16.3%,贸易顺差468 亿美元。进口强于出口,导致贸易顺差同比继续压缩,但是贸易顺差国别间明显分化,对发达国家顺差同比收窄,对东盟等发展中国家顺差同比扩大。出口反弹基本可以用基数和春节效应解释,但是进口回升较快,强于基数/春节效应所能解释的程度。

  由于春节位置(贸易商提前报关)和基数效应,12 月进出口增速受到了扰动;我们认为,海关总署公布的季调环比已经基本剔除春节效应,环比也不受基数影响,值得参考;2020 年的春节位置类似2017 年,所以2019 年12 月的进出口季调环比可以参考2016 年12 月(图1):12 月的进出口季调环比3.5%,弱于16 年12 月的8.8%,也弱于19 年9 月,表明进出口确实在12 月走强,但没有同比所显示的那么强。

  在11 月贸易数据点评中我们就提到,进口较强是因为PMI 进口早已出现见底迹象,补库存延续,12 月进口回升并不意外。进口回升的一个国别解释是,中美达成经贸协议后直接从美国扩大进口,导致从美国进口继续回升至7.8%(上月2.7%),也体现在大豆等农产品进口明显提升;但是进口回升不完全由美国带动,从日本(16.4%)、欧盟(9.9%)的进口恢复更为迅速。我们认为这更多反映了贸易摩擦暂缓后全球产业链的修复。从韩国进出口数据也可以得到印证,12 月韩国进出口增速同向大幅回升:进口回升至-0.7%,出口回升至-5.2%,因此全球贸易短期确实有所企稳,但持续性有待观察。从品种上看,黑色较快补库带动相关进口,进口钢材数量同比上升47%,较11 月明显反弹。但是汽车和机床进口仍未明显修复,表明制造业投资复苏的基础仍不稳固。进口回升分行业的解释与地产带动的短暂补库,如钢材、铁矿石、铜材进口有关。

  整体来看,与11 月类似,12 月进口大增依然源于内部因素——国内部分行业补库存,和外部因素——加大对美国产品的进口,以韩国为代表的全球贸易改善对中国进出口回升也有贡献。内部因素方面,地产产业链的短暂补库会带动生产和需求回升一段时间,体现在钢材、铜材进口提速,但持续性不强,主要依赖国内的补库进度,春节开工后可能又会显露疲态,因此进口后续有再次回落的可能。外部因素方面,中美达成经贸协议将进一步提振国内外需求。随着中美经贸协议的达成,中美双边贸易将进一步回升。中美贸易摩擦缓解将降低外部不确定性,有利于全球贸易和经济,但中国在短时间内大幅增加对美进口可能会抑制对部分地区商品的进口。对债市而言,我们认为债券投资者仍可以逢低买入,年初是较好的配置时点。